预约挂号 在线咨询 QQ咨询
预约挂号 在线咨询 Q Q咨询
 
   
都市女报:重症监护室的故事
 
文章类别:媒体信息 发布者:管理员 发布时间:2018-05-03 02:36 浏览次数:
 

     对很多人来说,重症监护室(ICU)是神秘的、令人望而生畏的,那是与死神过招的地方。因为进过ICU的患者几乎都是九死一生,脓毒血症、重症肺炎、重症心肌炎……他们经历着一个个生死考验。
        门外,患者家属在沉默中望着那扇门,带着生的希望;门里,伴随着诸多仪器的提示音,医护人员忙前忙后,在死亡线上拼尽全力,只为那一丝呼吸,那一次搏动。ICU是Intensive Care Unit的缩写,在某种意义上,也是“I care you(我照料你)”的真实写照。
        一门之隔
        ICU的防护门外,有人哭泣,有人长跪不起,有人撒泼打滚,更多的人选择了沉默……
        “进去2天了,我就守了48小时,想知道里面的情况,又不敢去打听,有时候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吧。”“不会有事的,我和儿子一直在门外祈祷。”……在济南市第四人民医院ICU的病人家属休息室内,记者用一晚上的时间进行了记录。
         见字如面
         记者赶到ICU家属休息室时,已经是晚上9点多,但休息室内很是热闹,有的在忙着吃晚餐,有的忙着祈祷,有的望着ICU大门发愣。
         “老赵住进ICU后,我这日常作息就完全打乱了,不知道白天黑夜,也觉不出饿。”张女士晚上9点才吃饭,爱人老赵已经住进ICU5天了,人到中年的她在监护室外守了5天,5天时间让她暴瘦10斤,头发白了一半。桌上的晚餐极其简单,半块凉透了的烧饼,就着一包快要吃完的咸菜,“这都是家人拿来的,我吃不进饭,一个烧饼能撑三顿饭。”
         “我家那位脾气暴,谁都不服,我每天都会给他写封信,托护士念给他听,他知道我在外边,就能配合治疗。”老赵今年48岁,平日身体很是壮实,体检各项指标都很正常,就是爱喝点小酒,每周都会叫上三五好友去聚聚,年龄大了酒量也就差了,时不时就喝得醉醺醺回家,就在一周前,他喝完酒从楼梯上摔了下来,当时就没了意识。
        送到医院时,老赵脑出血严重,呼吸心跳衰竭。抢救时,张女士眼见着心电监护仪的心跳曾变成直线,医生一边给老赵做着心肺复苏一边把他转进了ICU,自此爱人的信息只能通过医护人员传递。好在经过抢救,老赵终于缓了过来,昏迷了2天后现在已经有了意识,就是还没有脱离呼吸机。“我俩结婚都28年了,这次是分别时间最久的了,他一醒来就闹着要拔管见我。”
         “医院有探视时间,我就进去过一次。一看见他总是忍不住想哭,怕他心里添堵,我就直接不进去了。”为了安抚老赵,张女士开始每天给爱人写信。谈话间,张女士拿出了她写的信,一张A4白纸上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字,“这是昨天的信,就是一些家长里短,读完了他就能乖乖接受治疗了。”记者发现信的内容很琐碎,孩子几点去上学,几点放学回家,家里的亲戚来探望时聊了什么,对门邻居帮忙照顾了儿子……连续3天,每天都是满满的一大张,信的最后总会缀上一句话,“你好好接受治疗,争取早日出院,我一直在门外等你。”
        第二天一早医生交完班后,张女士收到了患者可以转入普通病房的好消息。她紧锁的眉头终于得以舒缓,第一个反应就是去洗手间洗把脸,洗漱一下,“不能让我家那位看到我这个样子。”

        长跪不起
时间回到凌晨4点,ICU病人家属休息室内,零星的两三个人和衣而睡,听到点风吹草动都会立刻起身。“在这儿哪有睡觉的心。”患者家属王叔叹了口气,走出休息室抽根烟解乏。
        走廊里突发的跑动声,伴随着孩子的哭声,医护人员的抢救声,打破了上一秒的沉寂。

         “急诊来的病号,车祸遭到大货车碾压,胸腹部大量失血……”ICU门口,记者只听了几句就感受到患者情况非常严重,而平车上的患者,此时已是鲜红一片。
        患者被送进了ICU,陪在一旁的家属直接瘫在了门口,“你可是家里的顶梁柱啊,你走了我和孩子怎么办?”深夜,一个女人声嘶力竭地哭喊着,而一旁的小男孩也大哭起来。两个人跪在门口一边哭着,一边祈祷着,一遇到医护人员走出来,就连忙磕头,任凭周边人如何拖拽都不肯起身。在家人看来,用最真诚的方式去祈祷,就会有奇迹发生。
        随后赶到的家属告诉记者,出事的患者今年刚满30岁,一家三口为了孩子上学才来济南,患者是家里的经济支柱,平时靠在工地打零工挣钱,孩子今年刚上一年级,跪在地上的正是患者的妻子和儿子。出事前,患者着急去工地干活,刚出门没5分钟,就在路口被渣土车给刮倒了,后轮直接从胸腔处碾压过去,正赶上女人出门赶工,目睹了惨剧的发生。
       近3个小时,女人带着孩子长跪不起,双手合十放在胸前,嘴里小声嘀咕着“没事的,没事的,没事的……”,护士长陈晶出来好几次都未能将其劝起来。
       最终,这个鲜活的生命还是离开了。女人目光呆滞地望向大门,没有哭也没有闹,抱着孩子瘫倒在地,缓了半小时,才鼓足勇气去看丈夫最后一面。
ICU就是这样一个地方,连接着生死,可以让人看到希望,同时也让人充满绝望……(本文刊登于2018年5月1日《都市女报》02版通讯员:尹珊珊  王燕)

 

打印本页】  【关闭窗口